江阔云低

我坚信神的深潭洗不净我的灵魂。

“你看,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,是天生的,是本性使然,是再普通不过的事。”孟宵忽地一笑,“而我,我将违背我的天性,忤逆我的本能,永远爱你。”

你不是在沉默,你是在用我的心杀死我。

你一皱眉我都觉得心动

无动于衷

悲剧就是把一件痛苦至极的事翻来覆去地演给人看,以此赚取欢呼和掌声。

全世界都知道的爱情是爱情,只有两个人知道的爱情是爱情,仅仅一个人知道的爱情,也是爱情。

没有长夜痛哭过的人,不足以语人生。
如同一群蚂蚁从我心上路过,黑漆漆的,连着抵挡不住的声势。我像成语里的千里之堤,最后一刻的溃不成军,也实在无能为力了。但我并没有尽力。这我是确切无疑的,就是这样的确切使我更加溃败。我并不绝望,因为不是所有人都具有绝望的资格。
只是迷茫,只是压抑,只是痛苦。可痛在哪里,苦又为了什么,这我是一点也不知道的。不是因为几个红数字,不是因为名列几行,更不是因为他人的一句误解。和这些统统没有关系,我想,也许痛的是前程,苦的是灵魂。
我时常俯瞰大地。我是腾升而起的孤魂野鬼,总是乐意窥探我融入不了的世界。我经受着这样的生活,有一秒我还待在原地,有一秒我已经飘荡起来,虽然乘风千里,却还是心怀抑郁。我在风里度过的日子居无定所,双眼望向老天的时候,它对我不闻不问,好像一个面带讥讽的哑巴。
灵魂是没有痛觉的。可我时常感到疼痛。就在由内而外喷簿出的无力,在平庸和不甘一次又一次激荡我的头颅,在我颤抖着手流出莫须有的眼泪,在众目睽睽之下可怜至极时,我时常感到疼痛。疼痛有时候从头开始揉碎我的骨节,研磨成一粒一粒的小灰尘,咯吱咯吱的美妙极了。有时候又让我的腿奋不顾身地冲到外面去,我看见了满天只有黑和更黑的云,或许有两三个星星。我看见了许许多多如同我一样的人,只是他们成群结队,看着聒噪又热闹。灯的影子很长,我却没有影子。我是孤零零的灵魂漂游者,我终归回到我的地方。只是我还要继续去寻找那里。无论它在何处。
总之不是这里,总之不是这个人世间。

痛不在生死,是回忆。

郑允浩严重影响了我的择偶观,真的。
宁缺毋滥
不是最好的我就不要!

看完那个著名的初恋分析贴。
我真对郑允浩这个人太佩服了。
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深情且长情的人。
爱一个人十六年如一日,从少不经事的十六岁到顶天立地的三十二岁,一瞬间动心就永远动心。
一生只钟情一人,一人就够爱一生。
真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