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阔云低

我坚信神的深潭洗不净我的灵魂。

打一个神奇的TAG

为了301宿舍的神仙男生们

为了我最可爱最想太阳他的崽

突然想声明一下,这是私人博,不是更文博...也许会更,但不负责售后

因为看文关注的 该取关就取关吧:D


我才知道,原来他人口中的我们,竟如此让人心动。


我曾经很多次幻想这一天,可它真的到来,我还是惶惶不安。

我曾以为我失去了很多人,可透过我心底隔膜露出的笑脸,依旧让我想要落泪。

曾经拥有过的人,现在还在身边的人,不过几句生日快乐,就能轻而易举让人想起缝隙里的时间。对了,是时间。

时间唯一赐予我的,就是不尽的爱与回忆。

纵然半生悲观,纵然痛苦不堪,却还是得在这一刻低头喃喃:我依旧被爱着。

可以是一个人,可以是两个人,可以是一群人。哪一种爱都算得上爱,只有爱还在,我就不会随风而散。

那么,人能接受这样的爱,是否就能承受起这样的爱?我又陷入惶恐。只是惶恐片刻,只有片刻,又幡然醒悟:

爱是唯一既然敢给出,就不怕亏空的存在,你大可在肆无忌惮挥霍爱的时候,又小心翼翼地担负起它。即使会辜负,也要尽力一试方可。


这一年,第十八年。
最让我惊喜不过的,不是这么多爱。
而是这么多爱,竟都与我有关。

如果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的爱是坐标上的两条线,那他们一定是相互交叉的两条直线。


邓布利多的爱随着漫长时间的增加开始退减

格林德沃的爱则随着时间的累积开始递增


一个无穷开始向零走去

一个从零开始向无穷迈进


永无止境。


“你看,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,是天生的,是本性使然,是再普通不过的事。”孟宵忽地一笑,“而我,我将违背我的天性,忤逆我的本能,永远爱你。”

你不是在沉默,你是在用我的心杀死我。

你一皱眉我都觉得心动

无动于衷